• 北京
北京2020年合法公墓最新价格表

疫情期间,殡葬该不该涨价

  • 2020-04-17 10:35
  • 149
【摘要】殡葬业是我国垄断的行业,在平时,其各项服务收费就以暴利知名,如今在特殊时期,更是变本加厉。不知道,这样的信息,市场监管部门是否知晓呢?

1月26日,有媒体报道,除夕期间,武汉市一市民反映,其家属因肺部感染去世,但汉口殡仪馆称没有车辆能送,最后家里花费12000元找来一家殡葬中介公司,完成运送和火化。

对此,涉事服务公司相关负责人解释说,此前是运送费三四千元,现在因非常时期,怕被感染,所以起步价都在一万元以上。呜呼,这才是宰客的典型。从三四千元到一万多元,上涨300%以上,完全就是趁火打劫嘛。

殡葬业是我国垄断的行业,在平时,其各项服务收费就以暴利知名,如今在特殊时期,更是变本加厉。不知道,这样的信息,市场监管部门是否知晓呢?

一个垄断的行业,收费应该是受到管控的。但是,因为垄断的属性,其相应的附加收费,也能借机收取高价,消费者却无可奈何。这个可从上市的殡葬业公司看出,其经济效益要远超银行业。就说这武汉市内的服务吧,收取三四千元,本就是远高于出租车等之类的收费标准,显然,无非就是运送去世的人而已。

值此疫情的特殊时期,非垄断行业、非国有企业,涨价无可厚非。尽管我们可以高举道德大棒,指责发灾难财,赚昧心钱。甚至,还有个别城市的市场管理部门,用“哄抬物价”来查处处罚乱涨价的商家。比如说,处罚口罩的商家,或处罚50万元。

然而,这典型的垄断行业,比如武汉的殡葬业企业,却因为怕污染而大涨三倍,难道有关部门就看不见吗?当然了,这样的垄断企业,此特殊时期,公然涨价,又是针对疫情受害者,其社会责任与社会职责完全就是置之脑后了,其对利润的追求借助垄断的特色而无所顾忌。

毕竟,如口罩等非垄断商品,涨价总是会有很多的资源进入,也会有更多的口罩被配置到疫区。可是,这殡葬企业要是涨价,对普通人而言,几乎没有任何讨价还价的机会,有且只有承受了。

26日,这恰好是鼠年初二,受害者幸好因为关注武汉者众,而能通过媒体曝光,要是在平时呢?不过,必须明确的是,此殡葬企业的狮子大张口行为,必须要受到处罚的。据说,当事企业已经退还了多收的费用,可问题是,没有被曝光的还会有多少呢?

灾难经济学,其中就有个说法,商业的方法是灾难时期最合理高效的办法,可是这对垄断性企业来说,商业绝对不是。毕竟,是否商业,或者价格因素,对垄断企业都是失效的,是无法对这些特殊企业发挥作用的。对垄断企业来说,确保价格的管制,才是灾难期合理的选择。

总之,武汉近期商品涨价都可以理解,毕竟成本增加太多。但是,对垄断性企业,又是以暴利闻名的殡葬企业,其价格不但不维持,甚至还趁机涨价,就应该严厉查处。

热销墓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