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京
北京2020年合法公墓最新价格表

博物馆旁做殡葬,成就了殡葬大王

  • 2019-07-20 08:19
  • 138
【摘要】2010年底,48岁的墓地老板刘维以建古床博物馆的名义,在马鞍山市用1390万元价格拿下2万多平方米土地。记者调查发现,最终该博物馆用地中只有约五分之一用于建设博物馆,余下的建筑

2010年底,48岁的墓地老板刘维以建古床博物馆的名义,在马鞍山市用1390万元价格拿下2万多平方米土地。记者调查发现,最终该博物馆用地中只有约五分之一用于建设博物馆,余下的建筑分别成了酒店、豪华私人住宅、以及殡葬一条龙等商铺。而当地国土资源部门对此的回复是:“如果建设项目已通过了规划和建设审批,则不管该建设项目做何用途,其均不能被看作是土地用途的变更,而只是建筑物用途的改变。”

这家古床博物馆的风格确实有些诡异:幽暗密闭的空间里安置着堆砌在一起的雕花古床、床上和墙角安置的古装蜡人、博物馆角落里老板豢养的巨型娃娃鱼总在不经意间发出如婴儿啼哭般的撕叫……不过话说回来作为一家私人投资兴建的民间博物馆,如何设计、怎样陈设,那也是人家运营者的自由,只要没有违反公序良俗,如果感到不适,大不了不去便是。

可是问题的关键并不是这家博物馆怪异的风格特色,而在于它其中还隐藏着诸多难以解释的“秘密”。原来,这可不是一家单纯的博物馆,在它内部分布着酒店、商铺、别墅、射击馆等多种业态,甚至还有“殡葬一条龙”服务。

然而在当初建馆的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合同出让合同中明确注明:该项目为博物馆用地,开发建设后不得对外销售;严禁受让人改变博物馆建设用地的土地用途,因故终止的,有国家依法回收后继续作为博物馆建设用地。

说好的博物馆变身楼堂酒肆?由此看来,这家古床博物馆的土地用途已经完全改变,除了门可罗雀的“古床”展示区外,大部分区域都变成了商业、办公和住宿用地。不仅如此,这一项目还存在着违章搭建的现象。记者在规划图中看到,古床博物馆的B区和D区都应为6层建筑。但实际上,如今被建了酒店的B区和作为商铺的D区均多搭建了整整一层。

然而对这些摆在眼前的违法事实,马鞍山市国土资源局却这样回应:“如果建设项目已通过了规划和建设审批,则不管该建设项目做何用途,其均不能被看作是土地用途的变更,而只是建筑物用途的改变。”如此说来就不干他们的事了?只要土地项目通过了审批,后期不管用来干啥,都不算改变土地用途了?这家博物馆里的酒店、商铺林立并对外公开营业,他们难道看不见?

问题还止于此。反过来说,既然这一项目的土地性质是博物馆非营利用地,他们的酒店又是如何办下来证的?“酒店办理营业执照,需要向工商部门提供经营用地的产证等资料,如果产证显示是博物馆用地,营业执照根本不可能办下来。”这其中又有多少猫腻?

殡葬一条龙

殡葬一条龙

热销墓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