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京
北京2020年合法公墓最新价格表

守候通往天堂的大门——遗体火化师

  • 2018-06-05 11:01
  • 58
【摘要】遗体火化师在核实登记逝者的电子身份信息 遗体火化师是使用并检修火化设备,从事遗体火化和骨灰处理的人员。遗体火化师必须有较强的分析、推理和判断能力,空间感较好,手指、
遗体火化师在登记逝者信息
遗体火化师在核实登记逝者的电子身份信息
遗体火化师是使用并检修火化设备,从事遗体火化和骨灰处理的人员。遗体火化师必须有较强的分析、推理和判断能力,空间感较好,手指、手臂灵活,动作协调,北京规定殡葬人员2009年12月1日起遗体火化师等职业必须持证上岗。
从事的工作主要包括:
(1)对火化机进行安装调试和检测; 
(2)掌握火化机的点火、升温、停机和保温方法;
(3)调整火化机的负压,降低能耗,减少污染;
(4)掌握设备性能和结构,维护保养设备并对故障进行排除;
(5)进行文明火化。
遗体火化师在检查设备
遗体火化师在检查设备
对遗体火化师来说,这只是一份普通的工作,跟其他人所从事的工作并无本质上的区别,像火化师尊重每一位逝者一样,也希望逝者的家属和世人对火化师这份工作尊重。
八宝山殡仪馆火化室有19台套火化炉,去年北京有95000多人去世,其中在八宝山火化的有23000人左右,占了将近四分之一。这一年,魏童和同事们平均每天火化遗体70余具,最多的一天火化了118具。
39岁的王元元在火化室工作已有17年。王元元说,大家也许认为火化就是扔进去烧就行,其实并不简单。整个火化分八个阶段,火化师要恰到好处地通过控制火量和风量,既保证燃烧充分,又能保留洁白的骨灰,是一项十足的技术活。
遗体平均火化时间为一个半小时左右,火化完成后,遗体骸骨从火化炉中运出。这时,火化师要将所有骨灰拣入骨灰盒。然后再由家属将骨灰带到北京墓地进行安葬。魏童介绍,与国外不同,八宝山的骨灰装盒不是把骨灰磨成粉末,而是尽可能保全火化后骸骨的原样,以给亲人留个念想。“有的家属需要保留一段骨头,我们也会满足他们。”如此大量的火化业务,八宝山殡仪馆却从未发生过“烧错尸、发错灰”的事故。魏童说,每次火化前,工作人员都会验证遗体保护棺上的二维码,然后经两名火化师核对遗体姓名。“这是家属对我们给予充分的信任,我们必须付出加倍的努力。”魏童说。毕竟骨灰对于任何一个家庭来说都是重要的,这件事绝不能允许出任何差错。
“每天检修机器 最怕发生事故”魏童直言,干这行最怕的,是设备出现故障。有的时候火化连续作业,偶尔会出现遗体推进一半卡住不动的情况,就需要手动推进,还有一些陪葬品,比如电磁类的,通常我们都会提醒家属不要带进去,但是有时候遗体旁边正点着带电磁的长明灯,我们也不好给拿下来,就只好也推进火化室,但这种情况的通常我们10分钟之内都是不能靠近的,因为会有爆炸情况。还有一次一位遗体体内有心脏起搏器,里面带有一个真空芯片,家属没有告知,火化过程中突然产生强大的爆炸声,接着浓烟就涌出来了,幸好火化师没有靠得太近没有造成伤害。
“怕家人担心 回家不聊工作”虽然有危险,但从不让家人跟着担心,工作就是工作,生活就是生活。每个人有每个人的一套生活方式,珍惜当下。
“我们这行有个说法,叫‘黄泉路上无老幼’,不管逝者生前是谁,做过什么,在这里都会受到同样的尊重。”但让魏童委屈的是,因为职业原因,很多人不敢与他们交往。“前几年来八宝山洽谈业务的家属,都不敢喝我们倒的水。”
王元元也有一些朋友,知道他在八宝山工作,但联系得不多。“有件事我觉得特别有趣。有个同学,微信、电话一年也不联系,突然打电话说有事儿。我也知道是遇到殡葬的事情要我帮忙。后来我带着他在八宝山办业务,但业务办好后,他又不再联系我了。”
更让魏童难受的是面对一些人的误解,“有些人认为,我们干这种多数人不愿意干的工作,肯定是因为收入高,”他苦笑着说,其实一线火化师的收入并不高,一个月只有五六千元甚至更低,而火化师可以说是殡仪馆内最辛苦的职业。
不过干这行快十年了,对于人们的一些歧视和误解,魏童也能理解,“生离死别见多了,我最大的感触就是珍惜生活,把今天过好。”
最后小编总结: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生活方式,每份工作都需要有人去做,您守候的是通往天堂的大门,本就是一份神圣的工作,一个平凡又伟大的职业,同样需要专业性的考量,让我们向每一位工作在一线的劳动者致敬!
 

热销墓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