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2020年合法公墓最新价格表

生前当房奴,死后变坟奴

  • 2020-05-19 08:40
  • 82
【摘要】当今社会围绕“生老病”三者的乱收费,使得人们生活的成本大大提高。而笔者近年来由于若干难题的困扰,却不得不牵涉到最后一个问题,即“死”。

生老病死,是每个人都不可能绕开的现实问题。一般来说,平时人们关注这里面的前三个几率或许更多。的确,人活着不容易,当今社会围绕“生老病”三者的乱收费,使得人们生活的成本大大提高。而笔者近年来由于若干难题的困扰,却不得不牵涉到最后一个问题,即“死”。这一关注,就发现它里面的问题可大了去啦,让人不能不感叹这不可承受之重的身后之事。围绕“死”即殡葬行业的乱收费,又让人们看到,人死也不容易,经济条件不好的人,甚至可能死也死不起!

不信请看:每到清明节,殡葬费用的问题就会进入公众视野,乃至“不到1平方米的墓穴要价比商品房还贵”等报道频现传媒。

中国自古即有“红白喜事”之说,可见办丧事和办婚礼皆被老百姓视作同等重要的人生大事。事实上,据《中国民政统计年鉴》提供的数据表明,殡葬消费正以每年18.9%的速度迅速攀升。在“2005年中国十大暴利行业”中,殡葬业就已经和房地产业、高速公路业、驾校业、电力业、有线电视业、医疗业、教育、教材出版业、网络电子游戏业等一起,进入年度十大“暴利行业”的排行榜,并且被排到了第3位。

国家民政部101研究所、中国社会科学院社科文献出版社在京发布的《殡葬绿皮书:中国殡葬事业发展报告(2011)》指出,2010年我国的殡葬事业在不断发展的同时,也面临着各种机遇与挑战。特别是殡葬法规修订推迟、部分殡葬服务价格偏高、殡仪职工心理压力过大等问题,在未来一个时期内,对殡葬事业的发展影响将依然较大。

绿皮书认为,所谓“暴利”,目前在丧葬用品销售方面的确存在,但是丧葬用品已完全市场化,政府在对这类商品的价格调控方面没有明确的政策和法规,管理权也不在民政部门。

绿皮书说,近年来,部分殡仪服务机构为了增加收入,禁止丧属自带丧葬用品,采取捆绑式销售商品,或者诱导消费者购买高价格的商品。特别是一些社会中介服务组织和个人,利用丧属的孝道心理,以及一般人不了解治丧流程所造成的信息不对称,大肆哄抬价格,骗取高额利润。

当下,越来越多的医院太平间外包给殡葬中介公司托管,民营公墓也不在少数。有人在晒出其亲属去世的“殡葬清单”后,无可奈何地感叹:“以前是读不起书,看不起病,买不起房,现在连人都死不起了!”

的确,面对“高调”上涨的墓地价格,许多老百姓只能这样惊呼,有人则只能感叹“生前当房奴,死后变坟奴”。

还有人调侃:“房价上涨是让我们好好工作,油价上涨是让我们好好节约,肉价上涨是让我们好好减肥,墓地上涨是让我们好好活着……”

有人甚至戏言:“千万不要因为生活窘迫而寻短见,因为你死了,你的家人会因为你的墓地而更加窘迫!”

更有人发牢骚:30多年来,升值最快的是住房、墓地、乌纱帽和二奶;贬值最快的是诚信、道德、文凭和人民币。许多地方已初步形成一个由月光族、啃老族、打工族、蜗居族、蚁族、牢骚族、行骗族、暴发族、行贿族、受贿族、寄生族和隐婚族等组成的畸形社会。有人编出顺口溜:“生不起,剖腹一刀五千起;读不起,选个学校三万起;住不起,三万多元一平米;娶不起,没房没车谁嫁你;病不起,药费利润十倍起;活不起,一月辛劳一千几;死不起,火化下葬三万几。总结: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热销墓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