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京
北京2020年合法公墓最新价格表

“宰死人”与“死不起”

  • 2020-01-16 08:56
  • 187
【摘要】在土地资源无比稀缺的中国,墓地之贵、之黑其实已经超过备受诟病的房地产,以至于产生了“经济适用坟”这样的深受普通百姓欢迎的新品种。

谈起殡葬业,

背后是百姓的一声叹息:死不起。

在土地资源无比稀缺的中国,墓地之贵、之黑其实已经超过备受诟病的房地产,以至于产生了“经济适用坟”这样的深受普通百姓欢迎的新品种。

在暴利的驱使下,整个殡葬行业逐渐形成了一个令人瞠目的黑色利益链条。新华社最近报道说,“死不起”的背后是近年来各地殡葬行业职务犯罪高发,且往往是窝案、串案。

据业内人士介绍,一个成本价在200元到300元的普通骨灰盒,普通市场售价500元左右,但经过多方疏通进入殡仪馆后,售价能攀升至上千元,毛利率起码超过50%。而售价数千上万元的骨灰盒,利润率超过100%则很常见。

据透露,骨灰盒要想进入殡仪馆销售,销售货款能否及时结算,都得打通殡仪馆馆长这个核心环节。14年武汉市青山区殡仪馆原馆长李莉因多次收受骨灰盒等供应商贿赂总计13.5万元,一审被判5年6个月。可笑的是李莉供述称,在采购骨灰盒等方面收回扣是整个行业的风气,“不收会成为异类”。

这只是殡葬业黑幕的冰山一角。

必须承认,迫于舆论的压力,民政部门一直试图在现有体制框架下减轻百姓负担。

2009年出台的《关于进一步深化殡葬改革促进殡葬事业科学发展的指导意见》中要求,切实转变政府职能,坚持管理与经营分开、监督与经办分离,实现殡葬服务经营的公平、诚信,殡葬管理监督的公开、公正。由于遗体存放、火化等“基本服务”利润空间很低,但“选择性服务”的操作空间较大,有些殡仪馆主要依靠售卖骨灰盒、灵堂出租等衍生服务或产品来获取利润。

但由于民政现行管理体制基本是行政化主导,缺乏透明度,社会监督乏力,导致一些地区殡仪馆属于民政部门下属的二级事业单位,甚至作为管理执法部门的民政局殡葬管理处与殡仪馆是“一套人马、两块牌子”。另外,社会资本兴办殡仪馆往往在审批等方面遇到一些障碍,导致殡仪馆在当地形成垄断,进而成为腐败高发的温床,引发公众强烈不满。

因此,伴随着三中全会以后在经济领域“简政放权、回归市场”取得初步成果以后,事关百姓切身利益的公共服务领域,如何顺应民意、加快改革,已成当务之急。

殡葬改革固然重要,但如果不正视另一个更根本、更严峻的问题,势必无法从源头终结殡葬黑幕。

自古以来,中华民族都有敬天爱人、死者为大的人文传统,建构了一个社会基本的敬畏之心,成为维护正常社会秩序和礼仪的一个重要基石。

而殡葬黑幕背后却是从政府管理者到黑心商贩沆瀣一气,利用死人从其亲属身上牟利的无所畏惧。

而这样的无所畏惧挑战了人最基本的伦理、尊严底线。背后是功利主义主导下的贪婪、冷酷和麻木。

发死人财与一些生前不孝敬父母、死后给父母修建豪华墓葬、请人哭坟、甚至烧明星给亡父当二奶的奇葩现象遥相呼应。在基本情感丧失、基本伦理崩塌以后,靠物质继续撑起自己的面子,进而相互攀比,做个孝敬的样子给别人看,已经成为相当多人的流行病。

他们不相信来世,不相信天谴,不相信人除了生老病死,还有尊严。

这让我不禁想起小时候语文课本无比豪迈铿锵的大无畏精神——为了人民和集体财产可以随时献出宝贵的生命。现在,人民为了名利变得无所畏惧,集体财产据说都落在了既得利益集团手里。于是改革和反腐成了时代强音。

这些发死人财和把死人当成自己遮羞布的人,本质上都是一类人。他们通过漠视生命的价值和尊严,去警醒更多人:无论这个时代创造了多么辉煌的物质文明,无论多少人摆脱了贫困、走向富足,如果不懂敬畏生命,只能乘坐欲望号列车一路狂奔,没有未来。

西方的僵尸电影总是在追问将灵魂交给魔鬼托管的行尸走肉有没有救赎的可能?现在,可以告慰这些惧怕阳光、黎明即亡的妖怪:在中国,你们有很多战友, 在靠清明节发财。

每个人都应该在离开人世的时候得到灵魂的安息。这需要从殡葬的管理者到运营者都具备基本的人文意识和悲悯情怀。请所有用高价骨灰盒和墓地勒索死者亲属的那一刻,记住这样一句话:这是生者和死者共有的世界,爱是唯一的桥梁。

热销墓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