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2020年合法公墓最新价格表

北京大学医学人文学院教授王一方,生死面前需要哲学智慧

  • 2019-04-19 08:16
  • 158
【摘要】王一方,国内知名医学人文学者,资深医学编辑,北京大学医学人文学院教授,中国科学学与科技政策研究会科学文化专委会副主任、秘书长,中国殡葬协会专家委员会副主任。

王一方,国内知名医学人文学者,资深医学编辑,北京大学医学人文学院教授,中国科学学与科技政策研究会科学文化专委会副主任、秘书长,中国殡葬协会专家委员会副主任。

王一方

王一方

生死面前需要哲学智慧

人类为什么不能长生不死?现代医学为何无法抵达永生的境地?在财富和技术飙升的今天,有没有超越生死的解决方案?有,那就是哲学智慧。

近些年来,危重医学的ICU生存境遇、器官移植技术,再生医学,克隆技术、低温技术,电子技术与人工智能各显神通,各种高技术应对不老不死的解决方案可谓捷报频传,如果克隆技术不受伦理羁绊,人人都可以拥在同一个世界里有一个克隆备份,既可以从中获得可替代器官,也可作为整体顶替原来的生命主体,或者将其思维、情感、人格模式变成认知算法移植到智能机器人的电脑芯片之中长期保存,定期复制,也就实现了所谓的“电子化永生”,此外,人机混合器官的研发可获得数倍于自然器官的疾苦、死亡的抵御能力,如果将这些技术叠加、组合,难保不会在不远的将来出现“永生社区”。如同战斗机航母上起降既需要弹射器,又需要拦阻绳,制止技术与财富冲动的是哲学家与伦理学家,因为长生不死对于这个新陈代谢,代际更迭的世界来说,某一个体或群体进入不老不死境地是不道德的,破坏了世界进化的秩序,哲学家更没有随着技术、财富起舞,他们坚定地认定死亡的合理性,永生不在躯体层面,而在灵魂层面,所谓灵魂的飞扬。人类精神延续比肉身不灭更有价值。因此,生死豁达理应成为当今时代的一种共同追求,一份人生智慧。

生死豁达,怎样才算豁达?

字面上解读,“豁”为眼界豁然,视野放大到生前死后,乃至人类进化的全程,来度量人与自然的演进关系,滋生出神圣与崇高、敬畏感与悲悯感,“达”为心灵通达、达观,能悟透人生的真谛,坦然面对并欣然接纳痛苦与死亡,无论遭逢怎样“无常”的生老病死境遇,都能找到命运颠簸的合理性,都能找到心灵的降落伞。

豁达有许多同义词,譬如解放、觉悟、撒手/放手,不执。不是愣头青嘴里的“老子不怕”,它是由“害怕”到“不怕”,再到“敬畏”的心灵升华过程,如同高僧心中的“见山是山-见山不是山-见山还是山”的心路曲折。

在死亡面前,人人都会发抖,即使是见惯了生死的医生,《医生与死亡》一书中记述了一位“体验颠倒”的故事。他是一位德术皆优的大夫,才50岁,例行体检时查出胰腺癌,系统接受放化疗,痛苦不堪,穿越恶疾,体验完全颠倒,心绪十分矛盾。一方面自知来日无多,希望多与亲友联系,更重视亲情友情的牵挂。另一方面,他希望以最有尊严的面目示人,拒绝亲友的访问。一方面告诫病人要顺从、配合医生的治疗。另一方面,他自己却是一位不严格遵医的病人,瞒着主治大夫私自更改诊疗方案,一方面拒绝病人的安乐死请求,常以不合法来制止病人的思绪。另一方面,他希望有人来帮助他解脱,打一针就睡过去。一方面鼓励病人要鼓起斗志与病魔抗争,另一方面,他常常感到羸弱,希望与命运求和,向死神投降。

这位大夫豁达了吗?他豁达了,没有诊疗上死磕,没有情感、意志、行为上的虚韬,每一个举动都是穿越事实真相的意向(热爱生命),穿越意向(敬惜生命)的事实,直面真相,心系真谛,实现了哲学上的正反合,便是大通透,大彻悟。

财富与聪慧:无法取代生命豁达

在生死宿命面前,钱能改变命运吗?当人们拥有巨大财富、熟悉科技进步的成果与福利时,会惯性地认为很多东西都可以驾驭、超越,甚至是死亡这个人生大坎。如果死亡就像一条巨大的沟壑,大多数人会因为无法跨越而被动坠下去,但金钱和科技的介入,一些人便不甘心这份宿命,而要跨越,的确,如今金钱可以买来各种生命替代与延续的技术,人们可以让垂死的生命延长,但任何事物都有它的大限,最终还是无法超越,甚至付出延长痛苦的代价。同时,值得注意的是,这种交易是有条件的,还存在宿命的成分,譬如,人类死亡有快死(几分钟)和慢死(几月,甚至几年)两个通道,如果是前者,有钱也帮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