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京
北京2020年合法公墓最新价格表

揭秘北京殡葬女司仪,一天曾主持9场葬礼,压力大时会做噩梦

  • 2019-03-04 08:33
  • 127
【摘要】殡葬司仪是每天都会穿梭在一个又一个伤感与遗憾故事中的职业,卫艳茹作为一名“人生驿站送行者”在大兴区殡仪馆已经从业11年了。她相信电影《寻梦环游记》里面讲的,人去世了,

2019年3月4日,殡葬司仪是每天都会穿梭在一个又一个伤感与遗憾故事中的职业,卫艳茹作为一名“人生驿站送行者”在大兴区殡仪馆已经从业11年了。她相信电影《寻梦环游记》里面讲的,人去世了,仍会以另一种形式存在。或是精神,或是血脉。

整理妆容

整理妆容

每天早上5点钟起床,5点40分出门,这已经成为了卫艳茹11年来的一个工作习惯。“有些家属讲究遗体不能见光,所以都赶着天不亮就会到达殡仪馆,我们干这行的会根据家属的要求来安排工作,”她说。 

6点10分到达单位后,卫艳茹用最快的速度换好工作服,戴上工牌,准备迎接一天中的“早高峰”。据她介绍:“最多的时候一天主持了9场仪式,下场之后整个人累到不想说话也不想吃饭,只想躺着,因为真的特别耗气力。压力大的时候,做梦都会梦到主持告别仪式的场景。”

粘贴挽联

粘贴挽联

“做我们这行有明确的规定:男不留长发,女不染发烫发,不浓妆艳抹,不戴夸张的首饰,可以戴手表婚戒。我觉得我耳朵长得圆乎乎的,挺好看,就戴个小耳钉,”卫艳茹说。

据她介绍:“告别仪式的时长一般会根据家属及来宾的人数、悼词多少等决定,有短到十几分钟就结束,最长也有持续一个多小时的。”2007年工作至今,职业性质告诉她,工作时必须要保持理智,控制好情绪,让仪式顺利进行。“令人动容的记忆实在是太多了,比如伉俪情深的老人就此分别、一大家子人送别车祸离世的小女孩等。”

工作中

工作中

还有一次卫艳茹看到年轻的妻子对着躺在瞻仰棺的丈夫痛哭着说:“我卖了车子房子,还是没能把你救回来……”每个人都有故事,都有苦楚。当目击生死离别之时,卫艳茹坦言做到置身事外是很难的。

面对外界对殡葬工作者的各种猜疑,卫艳茹开玩笑的说:“在殡仪馆上班没有人会得抑郁症类的心理疾病,目击生离死别是大家每天的工作,也都明白人生短短几十年,得抓紧时间去珍惜眼下拥有的一切。”由于特殊的工作性质,卫艳茹的吃饭时间并不规律。虽然工作不轻快,但卫艳茹仍然觉得这份工作很伟大,不是人人都能理解、都能胜任。因为平时工作忙碌,所以卫艳茹只要得空就会非常珍惜和家人相处的时光。

去年6月,卫艳茹因为敬业奉献,入选“北京榜样”。原定年底参加颁奖,但她推辞了。卫艳茹说:“一年到头,好不容易能休假。想带家人去南方转转。” “这份工作除了是我谋生的手段外,同时也教会了我以更加平和的心态去面对人生,知足长乐。有本书中曾经提及:让死亡成为一个温和的朋友,每天提醒自己人生最重要的是什么;我很感谢我的工作让我有机会去安抚慰藉并温暖一些人。让我对他人、对社会、有贡献,有价值。”卫艳茹说。


热销墓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