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京
北京2020年合法公墓最新价格表

北京市八宝山殡仪馆“青清女子整容班”在市全国巾帼文明岗经验交流及汇报展示活动中一展风采!

  • 2018-10-29 08:36
  • 53
【摘要】2018年10月29日,在本月26日,北京市全国巾帼文明岗经验交流及汇报展示活动在京举行,共有7个获得“全国巾帼文明岗”荣誉称号的优秀岗组进行了现场展示和演说。北京市八宝山殡仪馆

2018年10月29日,在本月26日,北京市全国巾帼文明岗经验交流及汇报展示活动在京举行,共有7个获得“全国巾帼文明岗”荣誉称号的优秀岗组进行了现场展示和演说。北京市八宝山殡仪馆“青清女子整容班”是现场进行展示并发表演说的7个“全国巾帼文明岗”之一,也是来自北京殡葬行业的唯一代表。

北京市八宝山殡仪馆“青清女子整容班”在服务百姓、服务社会的过程中,切实发挥了女性优势,发挥了示范引领作用,推动了行业文明建设,促进了社会和谐发展,也在此过程中实现了自身成才。

01.jpg

各位领导、各位老师大家下午好,我是来自北京市八宝山殡仪馆的郝好。以前在殡仪馆只有男性整容师为逝者整容入殓。随着社会的发展,许多家属感觉女性逝者,尤其是年轻的女性逝者,由男整容师化妆、更衣不太方便。为了使殡仪服务更显人性化,八宝山殡仪馆专门组建了“青清女子整容班”,由女整容师来提供沐浴更衣、整容化妆等服务。我是女子整容班最年轻的一员,今天就让我来为大家讲讲我们女子整容班的故事。

“青清女子整容班”,成立于2012年11月,平均年龄27岁。自成立以来,奉行“最美丽的容颜源自最真挚的尊重”服务理念,以女性特有的温柔体贴、细腻手法,让逝者以平静、安详的遗容完成“人生最后的谢幕”,成就女性逝者的“尊严之美”。

最美丽的容颜源自最真挚的尊重演讲者北京市八宝山殡仪馆郝好.jpg

郝好

杨薇薇是我们整容班第一名女性“整容师”,曾被评为北京市青年岗位能手。刚开始的时候,家属哭,杨薇薇也跟着一起哭,心情总是不能平复。其实到现在她也会忍不住落泪,但正是这样,才更懂得家属的感受 ,更体会到自己工作的意义。让她记忆深刻的,是那些年轻或年幼就不幸离世的人们。杨薇薇曾给一起交通事故中去世的4岁小姑娘整容。小姑娘脖子伤口很大,脸上却没有太明显的伤。整容完后,她在告别厅里看到和小姑娘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孩,才发现原来这是一对双胞胎。看着一个站在那里,一个却静静地躺着,薇薇的心里很难受,她特意给小女孩别了一个发卡,希望她漂漂亮亮的走。“活着的小女孩还不懂得什么是死亡,已经和妹妹阴阳相隔了。”杨薇薇说。对她来说,目睹了许多亲人间的生离死别,尤其是有的人来到世上短短几年就离开,她总是告诫自己珍惜生活,珍惜身边的亲人。

为方便群众办理丧事,我们殡仪馆实行“24小时”服务。节假日亲朋好友欢聚的时刻,我们却坚守在工作岗位;严寒酷暑最恶劣的天气下,往往也是我们工作量最大最辛苦的时候。工作的辛苦还不算什么,长久以来,“忌讳”和“歧视”从没有真正离开这个职业群体,对我们这些年轻的女孩子们也不例外。遇到过年轻妈妈指着她们教育孩子“不好好学习,以后就得做这个”,也接触过觉得“晦气”不愿与我们说话的逝者家属。清晨打车去单位,司机因为觉得“晦气”经常被拒载,拜年、喜宴往往要自觉避讳,从不主动跟别人握手,工作结束后,不会对家属说“再见”,而找对象更是无形之中成了难题。 

青清女子整容班整容班.jpg

青清女子整容班整容班

我们女整容师们抛弃世俗偏见,毅然选择了殡葬行业。这是一项艰苦的工作,是技术服务,更是情感付出。正是我们的赤诚之心,把“冰冷”的事情变得“温暖”,让“两个世界的人”都满意。曲杰是青清女子整容室班长,曾被评为全国技术能手、北京市三八红旗手。有一次,曲杰在为一位27岁因白血病去世的女逝者整容时,她了解到女逝者刚刚结婚不久,和爱人感情非常好。眼睁睁地看着同龄人在这么如花绽放的年龄就走了,她也唏嘘不已。曲杰想尽量把她打扮得漂亮一些。清洁面部,细致的打粉底,使肤色均匀,再上腮红、唇彩,修饰眉毛,整理发型。她为女逝者穿上了她生前最爱的一套小西服外套,别上了一个胸针。最后还为女逝者戴上了一条金色的脚链,这是她爱人拿来的,是他们的结婚纪念物。当她爱人看到整容之后的女孩表情安详,静静地躺在花床上,感动的哭了。他给曲杰深深的鞠了个躬,说道:“谢谢你让我妻子走得这么美丽!谢谢你!”曲杰经常说婴儿来到世界上,护士会给他洗干净,穿上衣服,让他开始新的生活。我们整容师也希望用自己的双手,让逝者以最自然、最安详的状态离开,给自己和亲人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不留遗憾。

刘娜是一位90后的女整容师,在整容室工作的这几年中,有无奈、有气愤,但记忆里更多的是感动。她曾为一位80多岁的老奶奶整容,整理遗体身上盖单的时候,她发现在逝者的枕头旁边有一个用红色手绢叠成的玫瑰花,这朵玫瑰花插在一个小药瓶上,药瓶上还写着一句话:“老伴儿一路走好,下辈子我们还做夫妻”。就是这样简单的一句话,却让她的心里酸酸的,一起携手几十年的夫妻,一辈子相濡以沫的感情,是多么让人羡慕的。整完容后,当老爷爷看到老伴儿的遗容时,紧紧地握着刘娜的手说“我老伴儿她还没走,她只是睡着了,睡得多安详啊。”

有记者在采访时经常会问到“你们干这个工作不会害怕吗?” 我们笑着说“当然会害怕,自己值夜班的时候一直开着灯,有的时候听朋友谈起恐怖片,都赶忙躲到一边去。”但一忙起来就什么恐惧都忘了,逝者家属的肯定,就是我们工作的动力。

青清女子整容班,我们几位年轻的女整容师在这人生最后的驿站,在这平凡而特殊的岗位上,挥洒着自己的热血青春,浓墨重彩地描绘着巾帼不让须眉的绚丽画卷;大爱无疆,我们用自己踏踏实实的行动,受到了大家的尊重,也实现了自己的人生价值。


热销墓地